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ghyの部屋

废柴的妄想

 
 
 

日志

 
 
 
 

掠爱(第一章)

2006-10-11 18:01:46|  分类: 掠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火苗正在跳跃着。
再次露宿荒郊野外的古墨痕只手撑着下颚俯视着正卧在他腿上的一只只有他巴掌大小青色的小貂儿。
刚刚在吃晚饭的时候他让它少吃一点朱果,免得吃多了拉肚子,但是小家伙居然不领情,硬是用它的背对着他足有一个时辰。
虽然说他对可爱的东西着实缺少抵抗能力,但是这并不代表了这个小东西能够凭借这一点爬到他头上来。不过——
这小家伙真的是可爱到不行啊啊~~小小的脑袋,小小的爪子,小小的身体还有小小的鼻子,但是那双银色的水灵眼睛倒是大得很,足够勾起人所有的怜爱~
“小貂,别生气啦?”他的语气里有着讨好。
“吱!”小貂甩甩蓬松的尾巴,还是背对着他,摆明了不予理睬。
不理他?哼哼,他自有办法~
古墨痕从怀里掏出一只绒布小包,再从里头取出一粒朱红色的小果子,以喃喃自语的音调道: “嗯,还有一个朱果该怎么办?既然小貂不吃,那就扔了吧!”
“吱!!”小貂一听,立即坐直了身子,也不管这姓古的恶劣家伙是不是在晃点它,以恶虎扑羊的姿态回身朝朱果扑了过来。
古墨痕立即将朱果朝它的方向一抛,小貂在接住朱果落地后立即噔噔噔地跑去一边吃吃喝喝得不亦乐乎了起来。
真、真是穷凶极恶…………得好可爱呀~~
古墨痕清楚地记得那时候小家伙站在一株朱果丛下,眼泪汪汪地看着它手上支离破碎的朱果,而它的脚边已经有了三四个破到不象话的果子了。因为它的爪子太尖锐,以至于它摘下来的朱果都给弄破了。而他之所以会注意到它,一来是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雪神貂与蓝血猫的混血后代,被人称之为邪貂;二来是因为他看到它慢慢地咬着破碎的朱果和泪吞,好象看到了一个小鬼头摘不到果子吃的鳖样,真是可爱到不行。然后,他当然就摘了几个给它。之后,这小家伙就赖上了他了,天天磨着他要他帮它摘果子吃——嗟!如果不是看在这两点的份上,他才懒得理它呢!哪会让它缠他缠得那么容易,早先一脚踩扁了再说。
一粒朱果对小貂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没一会儿就将它吃了个一乾二净。
它拍了拍有些鼓的小肚肚,慢悠悠地走到古墨痕的身边,用爪子扯了扯他的衣服下摆。
“吱吱~~~”我吃饱了,帮我擦一下!
古墨痕只手抱起小貂,用湿润了的软布帮它擦干净嘴巴和爪子。
“呼噜噜~~~~~”小貂舒服地呻吟着。
“好了。”古墨痕收起布巾,顺手拍了拍小貂那个细小的脑瓜子,“该睡觉了,明天还要赶路呢!”听说武梁山上的天心草这两个月内会开花结果,他可不能错过。
“吱!!”小貂猛然转身,弓起身子,全身毛直竖的对着一旁的草丛尖叫,然后突然向其中蹿去。
“怎么了?”古墨痕愣了一下,随即跟了上去。
“吼————!!”野兽愤怒的嘶叫声突然响起。
“小貂?”有野兽?
嗯,不错,也许明天可以加菜哦!
古墨痕不怎么认真地晃着寻去。
诶?不过这小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吱吱!!”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古墨痕转身一看,小貂正坐在草丛旁边,朝他挥着小爪子。
“吱吱~~~~”快点到这边来啊!快点!
“小貂,你没事吧?”他走上前去,不怎么认真地问。
实在不能怪他这么没有良心,纯粹是因为小貂这家伙不仅身手敏捷得可比拟武林高手,而且牙齿还含有剧毒,要想出个问题真的很难。
“吱吱~~吱~~~~~~~”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先!小貂的小爪子点了点明显是被它摆平的玩意。
古墨痕这才注意到小貂正坐在仿佛是人体的东西上。
“这是啥?”他皱眉,惹麻烦上身可不是他的作风。
“吱吱!”是个人啦!小貂摇头叹息。亏他还是个大夫,一点医德都没有,怪不得走到哪里都要被扁,而且还要带衰它,真是遇人不淑啊它……
这小子的意思是我要救他咯?
他有点不爽地想,然后眯着眼睛看见地上正躺着一个人(应该是吧),穿著黑色的衣服(怪不得他刚才没有看到)——不过已经破得够可以了,这个,咳咳,跳过——趴躺在地上。虽看不清他的模样,不过,依这人的身材来看,应该是个少年,不会超过十五岁。
“不要,”他望向小貂,“麻烦!”
“吱吱吱吱!”不要啦!你不能不救他的啦!小貂急急地朝古墨痕扑去。
砰!
结果撞上大张的五指山。
坠机。
出身未捷身先死,长使“小貂”泪满襟。
古墨痕收回充当阻碍物的手掌,拎起头昏眼花、眼前金星直冒的小貂,提至眼前,十分疑惑地道:“头一回见到你这么紧张一个陌生人,这家伙有什么来头么?”
这个……不能说,它不能说啦~天机不可泄漏知道不?
小貂缩着四肢,用圆滚滚的眼睛很无辜的看着自家主子。
这小家伙居然敢用这副样子来打混掩饰……
古墨痕眯起眼睛来狠狠地盯着它看了良久,至盯得小貂满身冷汗,才开口应道:“要我救他可以,但是你得给我找一味并蒂龙涎果。”
“吱!!?”龙涎果?!普通的已经够难找了,而墨痕兄居然还要它找并蒂的??有没有搞错!亏它还如此尽心尽力地为他的将来打算。
没人性!没良心!
扔下双眸含泪,满眼控诉的小貂,古墨痕蹲在少年的身旁。
他将手搭在黑衣小子的脉门上,发现他的体温奇高,而且脉搏跳的很紊乱。
这个症状……
古墨痕白了一旁的小貂一眼:“自己下的毒还不自己来解决?”
嘿嘿嘿嘿,歹势、歹势啦!只是一时忘记刚刚咬过他一口咯!
小貂尴尬地笑了笑,动作迅速地朝它留在“被害人”手臂上的伤口舔去。
见小貂乖乖地处理着它留下来的残局,他便就着微弱的月光顺便帮这小子做个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比如说伤口啦什么的。毕竟会躺在这荒郊野外的大多数是这种原因。
嗯,全身上下有很多的陈年旧伤,有刀伤、鞭伤以及动物的齿痕。
“哟!还真看不出来这小子身上的伤口足以拿来作‘伤口大全’。”他戳了戳少年身上一处半新不旧的伤口,看得出是最近新添的。
“唔……”一声模糊的低唔声,从少年的口中传出,当他察觉到身边有人的时候,非常迅速地翻身至一旁,四肢着地,同时大吼出声,浑身戒备得仿佛受惊的动物一般。
早有防备的古墨痕朝他咧嘴一笑,也不管人家有没有当回事,径自道:“醒了?那就没事了。”然后站起身,拍了拍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我看你也是身无分文,咳,救你还真是亏大了,不管,把你的人抵押给我好了,小弟!”反正他就是不肯吃亏怎样?
“吼!”少年戒备地朝后面退了一步。
“哟,看这架势莫非是兽孩?但是身上的衣服却是人类的……嗯?”古墨痕搓着下巴不解地自语。
当他看见少年仿佛随时准备从地上一跃而起,来给他个致命一击的动作,他挥了挥手,“别紧张,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顶多拿他来抵押诊金,做一阵子的白工而已。
“你、是谁?”少年突兀的出声问了一句,有些沙哑且僵硬。
“哎?你会说话啊?”刚才老是吼来吼去,害他还以为这小子不会讲人话呢。虽然不会讲人话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但是他讨厌麻烦,“嗯,不错,这样就方便多了。”
“吼!!”少年不耐地大吼了一声。
“嗟!这么没耐心啊!果然是小孩子啊。”古墨痕再度蹲下,笑得满脸灿烂,“来,小弟,我告诉你哦!我的名字是古墨痕,‘圣手鬼医’就是我!而且呢,从今天起你就归我了,呵呵呵呵,你只要帮我打打杂啦、试试药啦等等的,抵了你的诊金就可以走了!”
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少年撒出了一道白色的药粉。
“吼!!!”少年大惊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朝古墨痕扑去,却在半空中力竭地坠下。

缠缠缠缠缠。
看一下,嗯,不够……
继续!
缠缠缠……
看着仿佛木乃伊般的成果,古墨痕很有成就感的点点头。
缠得真好不是吗?连他自己看了都觉得好感动。
“呜……”处于昏迷中的少年痛得呻吟了一声。
小孩子啊,真是麻烦!
古墨痕见对方不赏脸地呻吟,便撇了撇嘴角,顺便将人家扔到了火堆附近。
绑成木乃伊其实很好呀,省得这小鬼把自己伤口弄裂——虽然最大的原因是他不想再重新包扎一次。
这个小鬼丛他开始帮他治疗伤口起就开始扭来扭去,怎么也不肯安份一点,把伤口弄裂了好几次。
他包扎得很火大,所以干脆就将他包成木乃伊算了。
如果这小鬼敢让他再来动手包扎一次,他绝对会选择动手掐死这个麻烦的家伙。
“唔……”少年呻吟了一声,挣扎不开,索性就不再挣扎。
古墨痕一见摆平了这个少年,便转头望向小貂藏身的方向,好笑地看见它正背对着他瑟瑟发抖。
“过来吧,小貂!该睡觉了!”是气得发抖了么?
“吱~吱、吱~~吱~~~~~!”我在生气!
听到叫唤声的小貂皱着眉头回头恶狠狠地瞪他。
哼哼,冷血的家伙啊!居然这么对它!好歹它也是濒临绝种的保育类动物啊!
居然这样那样、这般那般的虐待、奴役它!
它生气了啦!
“闹够了没有?明天还要赶路哎!”古墨痕只手撑着下巴,不以为意地道。
切,闹什么脾气么,他哪有时间来和它磨蹭——很晚了,他要睡觉了,早睡早起才会身体好。
呜呜呜呜呜呜呜,它就知道墨痕兄是这种没心没肝没肺没肚肠的人!
小貂苦着一张脸,只差没有学孟姜女一样哭到万里长城了——它委屈啊~~~~~~~
但是古墨痕在见它迟迟不过来之后,竟然翻了一个身睡了去,顺便将某个被火烤得暖烘烘的“木乃伊”揽进怀中权充暖炉用,完全不理会它的死活了。
呜呜~苦命的小孩还是自力更生的好。
于是它撒开腿,一溜烟地钻进古墨痕的衣襟中,找了个好位置也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