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ghyの部屋

废柴的妄想

 
 
 

日志

 
 
 
 

[周年庆·选择题文]寒冬艳阳

2006-10-11 17:46:59|  分类: 神迹原创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词:冬至午夜,婚礼上,舞剑
 
 算是同人吧……
 
 今天,使他焱阳成亲的大好日子。
 新娘子是他父母定下的,美丽动人、温柔贤惠,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子,更何况她的身家背景对他们家而言很有利。
 只是,他的心却对此激不起一丝波澜。
 他还是后悔的吧,后悔放走那个高贵纯然的精灵。如果那个时候他能不顾他的意愿强留下他就好了——可是他做不到……
 在那短短的日子里,他已经将那人的身影深深地刻在了心上啊!
 司仪高亢的声音响起:“一——拜——天——地!”
 他弯下身子行礼,脑中却回忆着当初相遇的场面——十九岁的他一箭射向空中飞翔的影子,以为是只好猎物,没想到却接到了从空中掉落的精灵。因失血而惨淡苍白的美丽脸孔,未束起的金发柔柔地散在四周,只那一瞬间,他便发觉到了自己的心动——为了这个精灵而动。
 “二——拜——高——堂!”
 他将他带回了家,为了医治因自己的失误而造成的伤。昏迷的他像尊漂亮的娃娃,醒来的他周身流转着温和高雅的气质,他笑着对他说:“我叫奈伊,你呢?”
 心陷落得是如此之快,他也没有想到啊。他将那人印入眼底,放入心里,完全忘记了自己已是婚约加身之人。
 “夫——妻——对——拜!”
 他说自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活力四射得让人很是喜欢,但是那美丽的精灵啊,像风一样让人捉不住,他对谁都温柔却也对谁都疏远,是自己还不够好吗?才让他无法停下优雅的脚步,为了自己而留下。他淡淡笑着说,他心里已经有人了。那神情,充满了甜蜜与苦涩。
 失望,乃至绝望的情绪充斥自己的心。幸好、幸好他还没对他说——他喜欢他,幸好没有说,不然他这颗心该放在哪里?人家是不屑也不会要的……
 “送——入——洞——房!”司仪一喊完,周围便轰然响起声声祝福,却声声入不了他的耳。红色的绸带牵起了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从今以后他便有了家室,从今以后他……便不再是自由之身。
 呵,其实他何曾是过自由之身呢?家族的生计是他无法推卸的责任,他本就没有资格向那美丽的精灵索要什么,他只能静静地守在他的周围,不谈情不谈爱,努力地让自己单纯地以朋友的身份来关心他。
 是否精灵真的都是绝情绝欲者?他不止一次地暗自想,却始终没有答案。他与他之间就像是有着深深的分际线,他在那端,而自己在这端,即使能摇摇望见却终究是无法接近的。
 他就这么离去了,没有一点留恋,却让自己每每在辗转反侧之时思念得痛苦难当。
 与新娘在新房里坐了坐,便被众人拱了出去大肆灌酒。本就没有阻止之意的焱阳一杯接一杯地灌了下去,杯酒觥筹间,依稀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闹至午夜时分,众人终于放过了他,让他得以迈着有些蹒跚的脚步回到自己房里。
 拿起红布绸盆上的金秤杆,他挑落新娘头上的红盖头,织工极好的红布轻缓地飘起,却重重地落在他的心上。盖头下的脸确实是天姿国色,无可挑剔,可却不是他一心挂念的人。
 喝完了交杯酒,焱阳烦躁地皱起眉头来,挥退了一旁伫着的喜婆丫鬟。新房的门被他们关上,现下,只剩下他与自己新任的娘子了。
 “我……”轻轻启唇吐出一个音节,却发现粗嘎不堪,他清了清喉咙,“我先出去一下,等会就回来。”
 新娘抬起头看她,一双秋水眼眸中是娇羞、的神色,“相公,我会等你回来的。”
 “……嗯。”应了一声,他走出房间。
 酒意虽浓,却还不到让他神志不清的地步,触目可及的地方都是一片红与金。
 他的婚礼呀……
 合眼,咽下冲到喉口的苦涩,他提步走到练武场上。
 这里是此时此刻唯一没有人的地方。
 扯下胸前的大红绸花,他拿起架上的长剑,挽了个剑花,与天上冷清的月交相辉映,寒光凛冽。
 “今天是冬至呢……”
 冬至并不是什么太好的日子,他会选这天成亲,其实不过是因为他是在这天与那精灵相遇的。
 气沉丹田、手轻扬,剑招虽缓慢,但是身姿优雅如画。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直至最后成了一抹银色流光在空气中上下飞舞,不似练招,倒象是在跳舞,以剑为器的舞。
 就这样让他舞下去吧。
 从今往后,他将成为他人的夫君,与自己的娘子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从今往后,他要斩断一切思念,将那人的身影埋到心底的最深处。
 从今往后,他将不再奢望攀下空中的那轮明月,因为日与月本来就是不能相守的。
 只是——
 “奈伊,你偶尔还会想起我么?”哪怕一点点也好啊……
 垂下的眼帘,掩去眸中的细碎闪光,戛然收了剑招的焱阳静静的将手里的长剑放回架子上,向新房走去。
 推开门,新进门的媳妇已经靠着床柱昏昏欲睡了,他微微一笑,将人叫醒:“醒醒,别这样睡,起来会难受的。”
 新媳睁开眼,轻声道:“相公你回来了?
 “嗯,脱了衣服再睡吧……”
 放下红罗帐,掩去即将蔓延的春色,桌上的红烛蓦然滑下一道烛泪。
 清风拂过夜空,午夜已过,这一天就这么热闹的过去了。
 
END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