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ghyの部屋

废柴的妄想

 
 
 

日志

 
 
 
 

彼岸花开

2006-10-11 17:01:03|  分类: 彼岸花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记得他睡着了,在他和壬的屋子,周围有着一大片秋彼岸的屋子。
 可是他现在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呢?
 站在这一片秋彼岸丛中。
 他低下头,疑惑地打量着。
 彼岸花的颜色艳红得像没有温度的火,看着看着,他怕得浑身都抖。
 这些花仿佛燃烧了自己还不够,还要以那绝艳的身姿将看花人的心魂一并收了去,然后将留在花丛中的躯体一起烧掉。
 壬呢?
 壬在哪?
 他茫然地抬眼四顾。
 没有人。
 四周空旷得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
 壬?
 他忍住惧意唤着,却没有人应声。
 壬,你在哪?
 带着哭腔的声音被路过的风吹散,顺着他黑色的发。
 壬…………
 他哭着蹲下,像迷路的小孩。
 那个温柔的壬去哪里了?
 那个每当花开时就会拥着他一起喝酒,喝珍藏了多年的秘藏酒的壬,然后不发一言地抱着他对着那满目的红流下晶莹的泪壬到底去哪了?
 现在彼岸花开了,为什么壬却不见了?
 壬说过,彼岸花是三途河畔的接引之花,只开在黄泉路上。
 壬要去黄泉吗?
 他清楚地记得那时候的他满是惊慌的问。
 呵,怎会?我只是喜欢这种花而已。你知道吗,荼蘼是花季最后盛放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也就是彼岸花哦。然而彼岸花开开彼岸,却是花莫见,叶莫见的。
 壬笑得很温柔,但是也很哀伤。
 虽然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喜欢壬。于是他说他决定也要喜欢彼岸花。
 为了壬,他可以做一切他能做的事情。
 壬笑着揉揉他的头,很温柔、很轻缓。
 呵,壬啊,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因为从有记忆起,壬便一直和他在一起,照顾他,怜惜他的人一直都是壬呢。
 壬和他很亲密,壬高兴的时候会吻他,抱他,然后告诉他爱的涵义。
 他可以没有家人,但是他不能没有壬。
 所以在壬说要离开去家去京都的时候,他哭了。
 哭得两眼有核桃那么大,哭得壬无可奈何地微笑着安慰他,呐,别哭了,我又不是永远不会来了,我只是去办个事而已啊,很快就回来了。你在家乖乖等我好不好?
 呵,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
 啊,对了,他似乎是大声说,不要不要,壬不要走!不要走!
 然后死攥着壬的衣角怎么也不肯放开他。
 壬很苦恼地摸摸头,然后将他一把抱起来,迅速地朝他满是泪水的脸颊上轻轻一啄,呐,这个就算是我们的约定——我和你约定,我一定会回来的好吗?
 呜~他咬紧下唇,努力阻止自己的哭声,但是还是有一声轻轻的呻吟溢出了唇角。
 好。
 他可怜兮兮地吸吸鼻子。他相信壬,所以他会一直一直等下去。
 然后秋去春来春复去。
 又入秋了。
 那一夜,彼岸花开了。
 红艳如血。
 他怕得浑身发抖。
 不怕不怕,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呜……壬,我好想你,你快回来啊……
 他在房间里缩成一团,泫然欲泣地将头埋在曲起的双腿间。
 豆大的灯苗摇曳着映出了一室的黑暗。
 没有壬在,那些花让他好害怕,总觉得那些气焰嚣张的红色就要压死他了。
 壬……呜~
 那一夜,壬不在,他在寒冷中惊恐地睡去。
 眼角还挂着的泪,在秋月的寒光下熠熠生辉。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他来到了京都,他从人群中看见穿着黑色和服的壬坐在一间很大的屋子里,旁边坐着一位穿着白色和服的女孩子。
 他惊喜地扑上前,但是却被耳边传来的声音硬生生止住。
 ——佐久部大人可真是好运啊,居然能够得到天皇陛下的赏识,然后娶到漂亮的公主。啧!
 ——嘘!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你不要命啦!
 ……
 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娶到漂亮的公主?!
 那个坐在屋内的不是壬吗?那明明是他的脸!
 为什么他会觉得一阵寒意瞬间深入了骨髓?
 那寒意让他的牙齿不由自主地开始打架。
 他伸手紧紧环住自己。
 想要嘶吼些什么,却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泪水早就不受控制地从眼眶滑落,眼前一片艳红。
 壬、壬、壬——!这个就是你不回来的原因么!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抛弃我们的约定!壬——————
 随着他无声的尖锐呐喊,百株千株的彼岸花从壬的身上爆窜而出,冷冷地开放,冷冷地在空中迎风摇曳。
 那情那景居然那么美、那么——凄厉!
 ——啊!
 他猛地瞪大眼睛。
 是了,他不就是因为做了这个梦所以才害怕得醒了过来,然后来到了这里吗?
 胡乱地用袖子抹了抹满脸的泪水。
 他要回屋里找壬,他一直都和壬一起睡的,像他现在这样迷迷糊糊地跑出来,壬若醒来一定会担心的。
 嗯,他要去和壬道歉,然后他会和壬拥着在一起睡的。
 有壬在,他便不怕这些花了。
 瘦弱的身形匆匆得回到屋里,将门关上。
 
 壬,你会一直一直陪着我吗?
 只要你能够陪着我,就算要我等你等到地老天荒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能陪着我……
 
 长长的叹息轻柔而缥缈。
 夜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响是那么清冷。
 月光洒进微敞的窗户。
 照出一具被繁茂的彼岸花紧紧缠绕的白骨。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