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ighyの部屋

废柴的妄想

 
 
 

日志

 
 
 
 

宠物饲养法(1-3)

2006-10-11 16:56:41|  分类: 宠物饲养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当我颤抖的食指按下enter键之后,我顿时浑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然后开始生出些懊恼——该死!我倒底是在干什么呀!怎么会就这样将订单发了出去呢?
 我明明就对那些猫猫狗狗的没有任何兴趣啊!
 实在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在看见那只猫的眼睛后就那么冲动就在线付款了。
 对!就是那只猫的仿佛顶级祖母绿般的眼睛!
 就算再好看也不会变成真的祖母绿啊!赵文迪你这个大白痴!
 我捶地大哭!
 我自我唾弃!
 我仰天长啸!
 我、我不敢真的叫出声来T0T………………
 毕竟我一个穷学生能找到现在这个便宜离学校又近,条件还算不错的住处真的不容易。
 “啊——应该能取消的吧,我才只是刚下订单而已,付款应该能退回的吧?”我犹如怨鬼俯身般笑得阴恻恻,手里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试图从用户订单系统里将刚才的订单取消掉。
 叮咚!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系统提示音,屏幕上弹出系统邮件的浏览框——亲爱的顾客你好,您的订单现在是已发货状态,不可取消。您将在1小时后收到您的宠物,谢谢您的购买。
 =口=||||||
 这、这、这年头的商家效率有这么好么?
 居然已经发货了?!
 我砰地倒在电脑前——“我的钱——拿不回来了啊T0T…………”
 我的五百块钱……
 我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爸会不认我的………………
 我爹会杀了我的……………………
 我、我死定了……………………………
 泪流成海——漫延再漫延……………………
 
 2
 我,姓赵名文迪,性别男,今年刚满19岁,已踏出未成年的范围,目前在A市上大学。
 家里有老爸一名老爹一位。
 拜万年蜜月期的两位“老人家”所赐,我提早地尝到了独立自主地滋味。当别人家的孩子还蹲在操场边挖蚯蚓的时候,我已经一手锅一手铲地掌握了厨房的天下。
 如今,我这么一位优秀青年即将面临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米钱!
 这个困境是怎么造成的呢?
 因为网络。
 因为我在网上闲逛的时候不小心逛进了一家名叫“恐怖宠物店”的网站。
 完全仿照秋乃茉莉的《恐怖宠物店》建造的网站。
 也是让我现在陷入了凄惨境地的网站。
 所以现在我——好——恨————T-T
 我坐在地板上对着有些大的纸箱子默默垂泪。
 未开封的纸箱子也默默对着我。
 我的心在颤抖……
 我的心在滴血…………
 我要为我飞了的钱默哀三分钟钟钟钟…………(回音N次)
 然后——我用力地扒开了纸箱子,边扒边恶狠狠地自语道:“事到如今也不能退货了,但别想我买那些十来块钱一袋的猫粮来喂你!”
 再然后——我僵住了,十分彻底地僵住了。
 猜我看见了什么?
 一只闷到晕死的猫?
 还是一个闷到晕死的人?!
 =口=!!!
 我一定是眼花了我一定是眼花了我一定是眼花了(循环碎碎念N遍ing)……
 “啊——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订购的宠物猫会变成人?为什么这个人的头上有猫耳尾椎有猫尾?!”
 爆走ing——
 
 3、
 “呵啊~~”
 正当我出于即将错乱的时候,盒内奇怪生物姿态优雅地坐起,并打了个十分秀气的呵欠。
 然后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爬出。
 = =||||||
 咦?!这东西为什么会这样看着我?
 难道——————它准备要吃掉我吗?!
 我蹭蹭蹭地倒退到贴墙,浑身寒毛直竖——这不能怪我,任谁见了这样不可思议生物都会有这种反应的……
 “你就是我的主人?”虽说是问句,但是大的几乎快要看不见眼白的眼睛里倒满是肯定。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说不出话来。
 拜托,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一点都不想当你的主人啊!
 我贴在墙上簌簌发抖,僵硬着身体让他靠近了东嗅西闻。喷在我颈项上的气息温温热热,更是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成群结队地起义。
 这、这算是在掂量我是否新鲜好吃吗?T-T我不要被吃掉啊!
 害怕地闭上眼睛,我等待疼痛的降临。
 嘴唇上却突然传来一阵滑腻湿热的感觉,接着一个滑腻的物什就滑入了我的口内,不待我分辨清楚就大肆兴风作浪了起来。
 我噌地睁开眼睛——那祖母绿色的眼瞳近在咫尺,水亮水亮地印出我无措的身影。那瞳底分分明明是戏谑!
 Kiss!
 我猛地炸红了脸。
 意识到自己落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我用力地想要推开身前这个“禽兽”,却绝望地发现自己早就被它给环抱在怀中,细白纤弱的手臂有着与外观很不相称的力量——居然挣不开!
 激烈的舌吻,彻彻底底地探访了我的口腔。
 我从来不知道口水交换竟然是感觉这么好的一件事。酥麻的感觉由脊椎蹿下蹿下,酥软了我的手脚更瘫痪了我的大脑思考能力。
 就在我几乎怀疑自己就要窒息在这场亲吻中时,它终于松开了我的唇,将自己的舌头抽出。
 一丝银丝从我俩的舌尖拉伸开来,断开。
 淫糜感十足。
 我羞得几乎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嗯,你的味道比我想象中要好呢!”它舔舔唇瓣,脸上满是满意的神色。
 我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暂时抽不出空闲来回话,只能狠狠地瞪它。
 刚才的恐惧仿佛是八百年前的事,被我不知不觉地甩在脑后,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混蛋!这可是我的初吻诶!
 “呐!你记住,我叫凌,”它俯跪在我身前,大大的眼睛眯得细细的,“虽然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不过可别想我听你的!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我就咬死你!人家我可不是那该死的瘟猫!是豹子来着!虽然现在年纪还小,不过我还会长!不准你把我当猫看!如果你做不到就趁早说一声,别到时候哭着求我,我可不接受,还有,我的一日三才也不能偷工减料!人家还在生长期的说!还有还有…………(以下省略300字),你记住没有?”尾巴晃晃晃,似乎说得很愉快。
 我越听眼睛睁得越大——这什么和什么!
 这白痴猫居然是豹子?就算是豹子那也是猫科类的好不好!而且还叽叽歪歪地和唐僧有得一拼——我咧!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我……”我压抑地从牙缝里挤出字来。
 “什么什么?你是要告诉我你听懂了么?”贼豹子蹭得近近的,环抱着我的手变成环绕着我的颈脖子,两眼睛兴奋地睁得大大的。
“我·要·退·货!”一字一顿仰天长啸ing!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